您的位置:主页 > 中开多级泵 > 海外文摘翻译推荐:为什么我的吉他轻声哭泣?关于吉他产业的萎靡

海外文摘翻译推荐:为什么我的吉他轻声哭泣?关于吉他产业的萎靡

发布日期:2021-11-25 07:42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海外文摘翻译推荐:为什么我的吉他轻声哭泣?关于吉他产业的萎靡综合探讨

  这篇文章是华盛顿邮报上的一个文,版主发出来了一部分。我很感兴趣,就抽时间做了一下翻译,还做了个别评论的翻译。

  我其实挺推荐弹吉他的大家也看看这文章,我自己翻译的过程中很有感触。里面一些吉他品牌和吉他摇滚大师的名字,我有的翻译了有的没有翻译,相信大家都能看懂。夹杂了个别的备注和个人感想的吐槽。

  其实这篇文章从题目到主体都是非常沉重,但是其实趋势也是每一个人都看得到的。在欧美乐坛,作为流行音乐主角的电吉他,其实早在十几二十年前就已经退出了舞台中央。我个人对这个倒没有过于的伤感或者抵触,毕竟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英雄,吉他大神其实也不见得就比嘻哈大神或者别的音乐大神就神圣更多。

  只是看着这一个个熟悉的名字,熟悉的品牌,或者逝去,或者遇到了困难,感到了青春逝去和沧桑的气息。而且连曾经统治一切的吉他和摇滚乐,竟然沦落到跟戏剧民间艺人似的,需要到处寻找偶像人物,想办法说服年轻人接触它,这简直太震惊和悲哀了。也许只有在咱们吉他中国的论坛上,才能找到人懂这种感觉吧。

  文章的后半段关于新的弹吉他的年轻人的片段,虽然我并不赞同那是年轻人的主流。但是我能理解那位母亲说的,音乐是救赎的意思。也许也只有在这个论坛的人,才能理解这种无论如何我都有一方天地的感觉。想到这里我觉得真的是很感激,吉他和音乐给我们带来的,绝对远远比我们为它付出的多。中国现在也有很多非常非常年轻的吉他手和别的乐手,水平真正的牛逼,他们才是希望。而且中国的人口基数和市场如此之大,我还是谨慎乐观的。

  全国音乐厂商协会展(NAMM show)-这展会名字听起来简直毫不摇滚。但是当安纳海姆会展中心大门打开时,人们鱼贯而入,涌向一排排Fender吉他,Gibson Les Paul吉他,以及其他古怪的客户定制乐器,比如用15种木材制作成的五英尺四英寸美人鱼型吉他。

  站在这全美国最大的“六弦琴糖果店”中央,你几乎会相信在吉他世界里一切都运转正常。除了,嗯,George Gruhn,你可能比我更认识他。这个71岁的来自纳什维尔的经销商,他曾经把吉他卖给埃里克克莱普顿,尼尔杨,保罗麦卡特尼和泰勒斯威夫特这些传奇人物。和George Gruhn一起漫步在NAMM展,就像跟随Bill Belichick一起巡视橄榄球联盟训练营。他对这些产品都有深沉的爱和深深的疑虑。当其他人看到的都是巨大的繁荣,就像这些琳琅满目的展品一样一望无尽,George Gruhn却看到了极大的矛盾和冲突。

  译者注:Eric Clapton,Neil Young等等这些摇滚巨星的名字我觉得不用翻译。Bill Belichick:NFL美国橄榄球联盟的著名教练和经理

  “现在我们有乐器行业历史上最多的生产制造商,但同时市场并没有增长。”Gruhn的声音混合着叹息和抱怨。“我倒也不是说末日来了,但是这…这是不可持续的。”

  数据印证着他的担忧。在过去的十年里,电吉他的销量在急剧下降,从大约150万把到刚过100万。两家最大的公司,吉普森Gibson和芬达Fender都负债累累,而第三大制造商,PRS吉他,不得不裁员并开拓廉价产品线月,穆迪评级机构下调了最大的吉他连锁经销商吉他中心Guitar Center的评级,因为它背负着16亿美元的债务。同时,在一家在线零售商)上,你仅花每个月8美元就可以无息贷款拥有一把全新的Fender吉他。

  Gruhn担忧的并不是盈利下降这么简单,毕竟在各行各业中,这都会发生。他关注的是在销售下滑背后的“为什么”。当他的店铺在46年前开业时,人人都想做吉他之神,每个人都被舞台中央万众瞩目的主角吸引和激励,就像克莱普顿,杰夫贝克,吉米亨德里克斯,卡洛斯桑塔纳还有吉米佩奇。现在,这些人群都已经退休,或者缩减了支出。他们更想出售而不是购买更多的吉他和收藏品,然而年轻的一代,似乎并没有跟上来代替他们。

  别人说,还有克莱普顿啊,但克莱普顿都刚刚精简了自己的吉他收藏,Gruhn帮他卖掉了29把吉他。

  “John Mayer?”他反问。“你见不到几个小孩会模仿John Mayer,或者听了他的音乐而拿起了吉他。”

  吉他英雄随着摇滚乐的第一波浪潮应运而生,Chuck Berry穿越屏幕的“鸭子步”,Scotty Moore在猫王在Sun唱片的作品中贡献的充满独特混响的Gibson吉他声音,Link Wray在1958年酷炫至极的Rumble一曲中的表演。这种乐器其实并不要求太高的技术,甚至只需四个和弦就可以。而四个和弦对吉米佩奇这样的大神也足够了。

  “那是一种更本质的精神内涵和态度,”在2009年的一部纪录片“可能会很响”中,吉米佩奇对Jack White(白色条纹乐队吉他手)和the Edge(U2乐队吉他手)说。

  六十年代,涌现出了一大批白人布鲁斯乐队和吉他手—克莱普顿,杰夫贝克,凯斯理查兹(滚石乐队)—也包括戏剧性的砸碎了吉他的Pete Townshend(The Who乐队)和带来革命的吉他之神吉米亨德里克斯。

  保罗麦卡特尼在1967年在伦敦的Bag O’Nails俱乐部看过吉米亨德里克斯的表演。他饶有兴味的回味着当年的情景,并从他的收藏中挑出一把Les Paul,跟着“Foxy Lady”开始即兴。

  “在吉米亨德里克斯之前,和之后的一个时代里,电吉他是如此新奇,令人兴奋,充满各种可能。”这位前披头士乐队成员在最近的一次访问中怀念的说。“那时候你有很多大师比如B.B. King和Buddy Guy以及一大堆模仿他们的人,好几代人。”

  “现在,电子音乐更为流行,而年轻人听的东西也不同了,”麦卡特尼说。“不像你我,他们成长过程中没有吉他英雄。”

  涅槃乐队大红大紫的时候,现年38岁的Black Key乐队的Dan Auerbach正在成长阶段。“当时人人都想要一把吉他,”他说。“这不奇怪,人人都关注热门排行榜上的音乐。”

  Living Colour的Vernon Reid表示赞同,他也讲到一个巨大的变化。他还记得当年他是如何被广播中桑塔纳的音乐所深深启发。“当时有吉他的文化,当时音乐是居于核心地位的。”这位58岁的吉他手及作曲家说。“当时你需要完整的去听唱片,去进行音乐之旅,这当然是一种时间和资源的投资。”

  译者注:深表赞同,整张专辑的去听音乐,本身就是一种更为严肃的态度。当然现在对音乐的获取和欣赏更方便更随时了,可是也更碎片化和轻佻。

  “那是一个不同的世界。”Ford说。“就像Don Kirshner’s音乐节有Ed Sullivan,Dick Clark,总会有各种音乐人和乐队来演出,而你就会足足等待一个礼拜来期待到底能看到什么乐队。然后你就会足足和你的朋友谈论此事一个礼拜,就像“--周六会有深紫乐队!他们会表演哪些歌啊啊啊啊啊!”---每个人都会围着电视机,就像关注足球比赛转播似的。”

  吉他文化曾经无处不在,在电影院里你能看到“龙威小子”拉尔夫马奇奥在电影“十字街头”中与Steve Vai飙琴并获胜;迈克尔J福克斯在电影“回到未来”中弹奏的高速吉他独奏;在1987年的关于摇滚乐队的电影“登龙有术”中他还与Joan Jett合作。更不用说在MTV台上,以及演唱会录音带上,感觉永远放不完的The Who乐队和齐柏林飞艇乐队等的表演。

  但其实改变的蛛丝马迹早已出现,音乐技术上的革新终于使电吉他的地位受到了挑战。1979年,Tascam公司的Portastudio(口袋录音室?)登陆市场,这使得任何人-只要他有麦克风和连接线-都可以进行多轨录音(布鲁斯斯普林斯汀就用Portastudio录制了1982年的“内布拉斯加”)。1981年,Oberheim公司发明了DMX鼓机,革新了嘻哈音乐。

  所以,Linkin’Park的吉他手Brad Delson更愿意把他的灵感来源归于Run-DMC 1986年的专辑“Raising Hell”,而不是吉米亨德里克斯或者桑塔纳之类。Linkin’Park的音乐虽然吉他的成分很少很“简单”,但却大受欢迎,登顶排行榜,Delson对于聚焦点从吉他手变成DJ的转变觉得没有什么不妥。

  “音乐就是音乐,”他说,“这些家伙都是音乐英雄,无论他用的是什么酷乐器。现在,他们又被吸引着去在Ableton音序器上编辑鼓点和节奏。我不认为这就不如在贝斯上弹奏更具有创新性。对于变革的到来,我是非常开放的。音乐天才就是音乐天才。只是有不同的表现形式罢了。”

  把这些话跟Guitar Center说吧。这家目前深陷16亿美元债务的公司,已经如此害怕媒体。它的发言人安排一位执行层高管接受采访,只提出一个条件:“他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谈论财务状况或者政治。”(不用了 谢谢)

  Richard Ash,全美最大的家族式乐器销售公司Sam Ash的首席执行官,并不害怕说出显而易见的事实。“我们的顾客正在变老,而且他们就快要消失了。”他说。

  根据“音乐交易杂志”提供的数据,在过去三年里,Gibson的年营收从21亿美元跌落到17亿美元。在2014年,Gibson花费1亿3500万美元收购了飞利浦的音频设备部门,导致公司陷入了不愿公开具体数字的债务,也导致了穆迪机构的去年给出的评级下降。Fender的营收从6亿7500万美元下滑到5亿4500万美元,并被迫放弃了公开募股。近年来Fender降低了负债水平,但依然保持在1亿美元左右。

  从2010年开始,本行业见证了一个里程碑,一个以前在长发飘飘金属年代不可想象的里程碑:木吉他的销量超过了电吉他。

  译者注:这在我国倒不会构成困扰,毕竟没有演奏传统。木吉他永远都是远远领先电吉他吧。

  “电吉他的死亡这种说法,借用马克吐温的话说,是太言过其实了。”Fener的首席执行官Andy Mooney说。

  他说公司已经有一个战略,为千禧世代的年轻人设计吉他。Mooney说,关键在于能让更多的初学者能坚持学习一个乐器,以前他们往往一年内就放弃了。为了达到这个目标,7月份公司就将实施一个基于订阅的服务,据称,利用一系列的在线工具,它能改变新一代吉他手的学习方式。

  马里兰的吉他设计师Paul Reed Smith(PRS)说,整个行业正在从2009年经济衰退中恢复。他指出PRS公司的营收保持在4200万美元到4500万美元一年之间,并且看到了对吉他需求的增长。“这是一系列非常复杂的混合和竞争,经济环境与市场的竞争,独家视频丨习:70年来我们始终没有忘记!需求与产品的竞争,与产品是否与以前一样好的竞争,与互联网时代的竞争,关于大型卖场如何应对竞争的竞争。”Smith说。“但总之我会告诉你:如果你把一把魔术吉他放进盒子里送到经销商那里,它一定能被卖掉的。”

  Henry Juszkiewicz,是个声名显赫又充满争议的乐器行业重要人物。在1986年,他和一个合伙人仅花了500万美元就买下了Gibson,当时这个巨人品牌几乎死去。“当时那就是一个失败的公司,虽然拥有一个闪耀的品牌,但是其实已经在生死边缘。”Ash说。“Juszkiewicz 彻底的拯救了Gibson产品线。”

  Juszkiewicz现年64岁,出名的喜怒无常,极其争强好胜,为他工作可不轻松。一位前Gibson员工回忆,当年,在拉斯维加斯,公司全体度假开会,是如何被一次射击场之旅打断的。当时高管和执行层持枪狂射一把Fender Stratocaster型吉他。Juszkiewicz做了两个重大的举措,而这两个举措看起来都表明公司感觉到吉他产品本身的市场潜力和增长空间已经很有限了。

  2014年,他拿下了飞利浦的音频设备部门,把头戴式耳机,扬声器和数字录音机纳入Gibson的品牌下。Juszkiewicz说,这是为了实现Gibson从吉他厂商到消费电子品牌的转变。

  Gibson还花费了十年和数百万美元开发出了叫做“robot”的自动调弦产品线年,Juszkiewicz给大部分新产品都安装了这套系统。然而销量非常引人注目的下跌了,因为乐手和收藏家们都质疑这个附加系统的花费是否值得,Gibson只好通知经销商大幅降价。后来公司取消了把自动调弦系统作为标配。现在这个系统叫“G Force”,你仍然可以购买它,只是已经变成了选配件。

  “我当时尽力想帮助Henry,劝他远离那些花掉大笔金钱投资的领域。”Schon说。“这些电子的,自动调弦什么的垃圾。我直截了当的告诉他,‘你在干嘛?Roland和其他公司在这方面比你领先无数光年了,你却要把你设计的这个大厦建立在什么合成器吉他上。我弹过了,根本就不好用。’然而他拒绝相信我说的话。”

  Juszkiewicz认为终有一天,自动调弦系统会被认可为一个伟大的发明,就像电视机的遥控器一样。他同样相信关于飞利浦的收购,也终将被证明是一个英明的决策。“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关于音乐的。” Juszkiewicz说。“不管是关于用乐器演奏音乐还是用播放器听音乐。对我来说,我们是一家音乐公司,这也是我想要的。而且我还想做第一名。就像你所知道的,现在也没人申请这份工作吧。(指成为音乐行业第一名)”

  译者注:其实Marshall音箱现在在耳机以及家用音响上的产品似乎就卖的挺好的,赚钱了同时满足了大家装逼的需求。

  如果说吉他行业只有一个问题的话,那这个问题和驱动苹果公司的问题是一样的。如何把产品送到青少年的手里?送到之后,如何确保他们爱上你的产品?

  Fender正在尝试推广课程和一系列的在线工具(Fender Tune,Fender Tone,Fender Riffstation)佛罗里达的“音乐体验”公司,拉上PRS,Fender和Gibson一起,在音乐节上搭起了帐篷,人们可以在里面试奏吉他。“摇滚学校”,也已经在全国有了200多个分支。

  马塞诸塞州的水城,周五晚上,一次练习课即将开始。Joe Pessia运营着这里并且辅导着一个乐队。他47岁,曾经和极端乐队的Nunuo Bettencourt在同一个乐队,从2008年起在摇滚学校工作。观看练习课,你就知道为什么了。

  在Pessia的主持下,学校的演示乐队流畅的演奏了三首歌曲。这三首歌的发行年代,都比他们当中任何一个人出生都早几十年。The Cars乐队的“Bye Bye Love”充满古怪的,新浪潮风格的键盘和封闭和弦;Journey乐队的“Stone in Love”是一首经典的80年代体育馆摇滚乐,充斥着Schon的吉他旋律线岁的吉他手Matt Martin领奏,他穿着白色球鞋,牛仔裤,一件布鲁斯之屋的T恤。Mena Lemos演奏着乐队另一把Stratocaster吉他,15岁,二年级。她负责Rush乐队的“The Spirit of Radio”。

  当他们演奏时,这些年轻人跳舞,欢笑并努力保证演出正确进行。他们的父母也很开心。Arezou Lemos,Mena的妈妈,很乐意见到一个自信的女儿,并且有了两拨朋友:摇滚学校的孩子们,和她在牛顿南方高中的同学们。“十几岁的年轻人生活中有很多艰难时刻,”她说,“有音乐在她的生活中,就像是一个避难所,一个救世主。”

  Julie Martin说她的儿子Matt是个安静的男孩,在全美少年棒球联盟学校上学,但和体育从无瓜葛。她和她的丈夫在他六岁时给他买了第一把吉他。她说:“特别快,他就能演奏它了。吉他很快就给了他自信,我相信长期来说这也会给他生活的方方面面带来信心。”她也回忆起了她自己的童年时代,在波士顿,工人阶级家庭。“我知道他能行,”Martin说,“我就是知道。我们很幸运,发现了摇滚学校。他每周四五六都在那里,全年无休。”

  Rush乐队的前卫金属作品可不是初学者能轻易挑战的,充满节拍变化和转调。“他们以前从没弹过这首,”Pessia颇为敬佩的说。“第一次。”

  不好说。但是Matt Martin能够脱口而出当他是个孩子时,为什么要拿起Strat吉他。“埃里克克莱普顿。”他说。“他是我心中的第一。”

  对亚利桑那州的42岁的吉他手,及前乐器店主Phillip McKnight来说,摇滚学校的顺利发展并不意外。

  2005年,他开始乐器商店生意之后,很快就在街边商店里开创了吉他教学课程。这个副业增长很快,最终,他创立了McKnight音乐学院。从两间教室到八间,从25个学生到250个,McKnight注意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增长趋势。大约在2012年,他的学生的性别比例构成发生了戏剧性变化,原本只有8到12个女生,女孩数量变成了27,变成了59,变成了119,最后超过了男生。为什么?他问她们。

  Fender CEO Andy Mooney称泰勒斯威夫特是“近年来最有影响力的吉他手。”“我不认为小姑娘们会看着泰勒说,哦我太喜欢她弹奏G和弦琶音的方式了。”Mooney说,“但她们喜欢她的样子,想要模仿她。”后来McKnight在Youtube上开始创作一个视频系列,叫做“泰勒斯威夫特是下一个范海伦吗?”他说的不是技术方面。他指的是在激励启发年轻乐手方面。这个视频系列,最后增长的比他的吉他销售和课程都要快。今年早些时候,他关掉了他的商店。

  译者注:正文到这里就完了,后面翻译了一点儿评论。翻译的粗糙一点,大家理解意思就行。

  John Mayer是非常值得观看聆听和跟随的。Clapton的风格几十年前就到顶点了,杰夫贝克也有那水准,当然还有Eddie Van Halen。他们的技艺都太高深了,只需要拿出一小部分就足以出唱片。后来人们各种放弃,抛弃他们几百万的吉他,就像蚂蚁浪费面包屑。ADHD注意力不足症也是一个问题。各种自毁弹奏,愚蠢的主唱,政xxx治正确之类的东西强加到音乐类型中来。

  孩子会被听到的东西激发,就像看到一样。当他们听到只有电吉他能发出的特别的声响,弹响了一些能震动他灵魂的东西,他会试图去模仿的。但他们必须反复去听。可是现在流行音乐只有人声占绝对地位,孩子们自然而然的更倾向于歌唱而不是演奏。

  要不是最近一期Guitar Player杂志年轻地震Youthquake特刊,我都不知道这些。

  诚实地说,我并不真的关心这些网上发生了什么之类的。但华盛顿邮报的故事对我有些震动。

  我60岁了,从15岁开始弹吉他,拥有12把琴(都是便宜货)。我明白一切都已经不一样了。吉他音乐中已经没什么新鲜的东西。我感觉他已经都被开发完了。从吉米亨德里克斯,到范海伦,到英格威玛姆斯汀(还有那个九岁就能弹奏这一切的Yoyo)

  我很喜欢像Marcus King那样的乐手。灵魂乐。我以前很喜欢开车游荡到一个“妈妈爸爸”商店。20年前她告诉我她对于乐器租赁业务很感激,这使她维持下去。

  我当年在Gelbs该跟PRS打个招呼,他就在那里。就连这样的品牌都开始下滑令人很困扰。

  这家公司提供一些你从Fender也能买到的产品,但是他们进行了特殊的改装,提供了独特的手感,以及你从工厂买不到的的品质。

  有质量的产品总有市场。我希望越来越多的吉他手选择接触更小的公司或者独立制琴家。弹奏为你个人打造的乐器,就像手套一样贴合。Gibson和Fender做不到这一点。

  我儿子今年16岁,他从12岁开始弹琴。他痴迷于 John Frusciante。他不喜欢John Mayer,因为他在专辑里弹得很差,现场的Mayer是另一回事了。因为他喜欢John Frusciante,他发现了Jimi Hendrix和Eddie Hazel。所以我觉得现在吉他工业的一个问题就是音乐产业中没有现代的吉他手。虽然我读到说Taylor Swift激励了女孩儿对吉他感兴趣。

  对于早期吉他大师们,克莱普顿,贝克,佩奇等人来说,吉他就是个工具,不是收藏品。他们会改装他,获得他们想要的声音。Fender没有做出Blackie吉他,克莱普顿做的。和其他Strat吉他都不同。现在你会发誓说那是Fender的天才。Gibson也一样。在1951到1962年整个行业也是停滞的,没有任何真正的创新。只是销售而已。

  Fender和Gibson似乎只是在这方面下功夫。我觉得他们只会销售吉他,说这是谁谁谁用的吉他。

  我儿子就喜欢用二手吉他。他在Guitar Center的第一站就是去二手吉他墙。他有一把二手的MiM Strat,升级了拾音器。他喜欢好的声音,而且知道如何使用酷的二手乐器。而且他明白新乐器到手就贬值了,所以他宁可让别人承担这个损失。

  我咋觉得这个爸爸抠门加愤世嫉俗…能用新的为什么非要用旧的…新的也能升值啊。除非他儿子是Tom Morello.

  这是最近看到的最不准确的文章了。关于现代吉他英雄。John Mayer就是我弹吉他的第一原因。他是现代很多年轻人拿起吉他的原因。所以关于文中说“没有几个人是因为John Mayer而弹吉他”是简单的谎言,应该被核实一下。通过发掘John Mayer,我也发掘了布鲁斯的传奇们,John Mayer胜过B.B.KING,胜过Eric Clapton,胜过Buddy Guy,甚至超过了所有曾经和他Jam的乐手。我的生活充满了吉他,而我觉得这会永远持续下去。

  廉价的扩音设备,刻意渲染的低品质的低频声响。DJ被宣传为做“现场”音乐演出(他可并不是Pitbull!),只需要一个乐队的四分之一的价格。现在音乐旋律可以在鼓机上创作,只需一个鼓轨等等等等。甚至乡村音乐都被搞成三段单调重复的说唱(而且用虚假的拉长音的调调,以及依赖什么“乡村歌词生成器”)。谁还需要真的去演奏乐器呢?谁需要乐队呢?只要插入你的背景音轨,调高贝斯和底鼓,然后对着麦克风疯狂怪叫两个小时就够了!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