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自平衡多级泵 > 拥抱全球化不动摇

拥抱全球化不动摇

发布日期:2021-12-13 10:18   来源:未知   阅读:

  2019亚洲国际动力传动展、亚洲物!还想说点儿什么,却突然感觉啥都不用说了。近日,参与直播带货的卢旺达驻华大使詹姆斯·基莫尼奥特别感慨。本来还想着在镜头前吆喝两下的,可他还没组织好语言,数千斤咖啡豆就已经销售一空了。

  镜头前笑得最欢畅的还是卢旺达咖啡农。原本咖啡豆丰收,却因为新冠疫情等原因而滞销,没想到中国直播带货如此神奇。“简直不敢相信。”人们一边惊讶一边从心底到脸上喷薄出笑意。

  斯里兰卡驻华大使帕利塔·科霍纳参与直播带货,卖的是家乡的锡兰红茶。“屁股还没坐热,货就卖了。秒空。” 科霍纳的欢欣与基莫尼奥是一模一样的,斯里兰卡茶农的笑容,与卢旺达的咖啡农也是一模一样的。

  从表象上看,直播带货是中国电商火爆的一个侧影。深入探看的话,则是中国经济的体量大增,活力很强,且发展后劲仍很足。“今年是中国‘入世’20年。有数据表明,中国在促进全球贸易发展的过程中扮演了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在前不久举行的第四届进博会期间,于华东理工大学举办的2021(第四届)国际进口贸易论坛上,世界贸易组织(WTO)副总干事安娜贝尔·冈萨雷斯在线发言时如此说。在冈萨雷斯看来,截至2020年,中国的进出口总量已经达到2001年水平的9倍以上。随之而来的是整个世界贸易格局的变化。“中国和一些发展中国家经济迅速发展,逐渐追赶上发达国家,这些国家的贫困水平出现下降。这点变化是人类历史上的最大成就之一。”冈萨雷斯说,“中国‘入世’20年以来,世界各国变得越来越紧密。一个国家的政策已经不仅仅对本国产生影响,也会影响其他国家的生产者和消费者。”

  正如冈萨雷斯所言,目前的中国,承担着“世界工厂”和“世界市场”的双重角色,每年进口商品和服务约2.5万亿美元,连续十余年担当着世界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在全国政协常委、民建中央副主席、上海市政协副主席周汉民看来,中国的“入世”深刻地改变了中国,深刻地影响了世界。但世界是处在不断变化之中的。“未来的中国,要进一步开放。特别是在当下,世界贸易组织本身陷入困局的情况下,中国应该正确认识全球经贸一体化与区域经贸一体化之间的关系,尽早争取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周汉民说。

  WTO的前身是1947年10月30日在瑞士日内瓦签订的关税贸易总协定。1987年,周汉民的硕士论文题目就是“关税贸易总协定与美国关于反倾销、反贴补规则的竞合”。之后,在中国复关谈判期间,周汉民当时参与的上海关税贸易总协定研究中心翻译了乌拉圭回合谈判的文件。再之后,关税贸易总协定换做WTO,上海关税贸易总协定研究中心变身上海世界贸易组织研究中心。回顾当年“入世”的过程,周汉民不禁感慨,当年谈判“入世”之路,过了重重关口。“入世”以后,中国的发展速度超乎想象。当年所担心的一些问题竟然没有发生。

  譬如中国的电影人一度担心好莱坞大片较多引入中国市场,会让在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一度显得孱弱的国产片票房经历最后的打击;譬如中国车企,无论国产品牌还是合资品牌,无不担忧进入21世纪以后纯进口车关税下降,让他们难以为继。可如今,不仅中国制造的各种轻重工业产品、包括汽车工业的各种零配件与整车销往世界各地,中国电影也屡屡占据世界电影票房榜的前列。中国的影视剧、手机App等成为一些国家老百姓所热衷之物。“中国加入WTO,在世界历史上也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不但推动了世界经济全球化的提速,而且也标志着中国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性经济体。”商务部原副部长、中国常驻世界贸易组织原特命全权大使、世界贸易组织原副总干事易小准说,“在从以世界贸易组织为核心的多边贸易体制中受益的同时,中国也通过不断地对外开放,增加从贸易伙伴的进口,来为全球的可持续发展作出重要贡献。但我们不得不面对——当下,多边贸易体制正在经历70多年以来最困难的时刻,贸易保护主义在全球蔓延,WTO的领导力严重缺失,WTO的贸易谈判停滞不前。”今年4月刚从WTO副总干事任上回国的易小准,甚至用“几乎接近瘫痪”来形容WTO目前的许多功能。

  现任WTO总干事恩戈齐·奥孔乔-伊韦阿艰难的上任过程,就能证明易小准此言不虚。早在2020年10月28日,在新任WTO总干事遴选当中,奥孔乔-伊韦阿就已经获得大部分成员国的支持。按照WTO相关组织任命程序,如无异议和反对,这位尼日利亚女性经济学家当时就可以很快走马上任。但当时,唐纳德·特朗普任总统的美国政府却跳出来,明确反对奥孔乔-伊韦阿出任WTO总干事。“少数服从多数”本该是民主原则,可特朗普当局罔顾这一民主原则,特别是罔顾WTO总干事的遴选规则。由于美国确实又是WTO最重要的成员之一。美国的明确反对,导致了奥孔乔-伊韦阿到任又不是,不到任又不是——尴尬不已。由此,WTO经历了长达三个多月的总干事空窗期。直到特朗普卸任、拜登出任美国总统以后,今年2月5日,新一届美国政府发表声明,对奥孔乔-伊韦阿出任WTO总干事表示没有异议,WTO才履行程序,让奥孔乔-伊韦阿赴任。

  今年5月,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与世贸组织线上议员研讨会上,与奥孔乔-伊韦阿几乎同时赴任的中国驻WTO特命全权大使李成刚发言时称,WTO近年来困难重重,大致上与制订规则、争端解决和贸易政策监督这“三大支柱”纷纷陷入困境有关。其中最核心的问题是2019年12月11日,WTO争端解决机制上诉机构(DSB)停摆。停摆原因是特朗普当局阻扰WTO上诉机构官遴选。

  回看过去几十年,WTO争端解决机制有效解决了120多起争端案件。诚如2019年5月28日,离任之际的WTO上诉机构官彼得·范德博思所言——“在过去的9年里,我有幸与12名上诉机构成员一起工作。虽然我们在专业背景和对待法律的态度上存在着明显的差异,我们在重要问题上的分歧往往很大,但我们合作得很好。”可因为WTO各成员国将有关美国的232项调查诉诸DSB,使得老羞成怒的特朗普当局于2018年开始用尽手法阻挠DSB运作,直至几近颠覆这一机制。很难说如此多边机制被破坏以后,美国真能捞到什么好。但起码美国的一些“小伙伴”已经尝到了各种苦头。譬如今年早些时候,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满世界“哭诉”,称中国打压澳大利亚经济,希望WTO制定明确的规则来仲裁贸易争端。当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例行记者会上如此回答有关提问:“大家都知道,西方大国是世贸规则的主要制定者。一些国家长期以来也是采取各种手段维护自身的霸权,限制发展中国家的发展。大家也都看到,是谁在刻意操弄、恶意规避世贸组织规则,单方面阻挠上诉机构法官遴选,导致争端解决机制陷入瘫痪?又是谁将经贸问题政治化、泛化国家安全概念,滥用国家力量围堵打压他国的企业?我想,对此澳方心里边应该十分清楚。”

  比起美国,以及被美国搬起的“石头”砸疼“脚”的澳大利亚来,欧盟倒是素来希望维护DSB的正常运作。在DSB遭到破坏的过程中:一方面,欧盟通过各种途径,选择各种办法在试图挽回DSB;另一方面,据欧盟统计局的数据,2020年,中国取代美国,成了欧盟最大的贸易伙伴。德国新闻电视频道的报道在今年早些时候如此分析:“由于成功遏制新冠病毒传播,中国经济从疫情危机中恢复的速度明显快于美国。此外,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不仅对华征收惩罚性关税,也对欧盟的特定商品加征关税。欧盟随后也对美国商品征收报复性关税。鉴于这些情况,2020年欧盟对美进出口都大幅下降。加之英国‘脱欧’因素,导致欧盟对美经贸数据额低于对华数据。”

  今年9月16日,欧委会执行副主席兼贸易委员东布罗夫斯基斯到访日内瓦,就欧盟对WTO改革,以及DSB修复做了深入阐述。原本,WTO第12届部长级会议(MC12)于11月30日召开的时候,有关DSB修复事项将是其中重要议题。由于拜登上台后美国贸易政策比之特朗普时期有所调整,世界各大经济体对DSB重回正常轨道抱以一定的希望。然而,由于新冠新变种奥密克戎毒株肆虐,MC12被无限期推迟。

  在易小准看来,疫情与WTO本身诸多困难重叠在一起,“至此艰难时刻,中国应该为WTO提供产品,以主动开放我们的市场,带头遵守多边贸易规则赢得多方信任。在一个多极化的世界里,我们的目标应该形成一个集体领导、良性共治的贸易体系新格局”。正如易小准所说的那样,中国目前已经宣布中方支持新冠肺炎疫苗知识产权豁免,也支持WTO早日就此作出决定。中国商务部发言人束珏婷称:“中方始终致力于积极帮助发展中成员提升疫苗和抗疫物资可及性和可负担性。”

  《新民周刊》注意到,中国除了在WTO这样的全球经贸一体化层面寻求帮助发展中成员抗疫以外,也在一些区域一体化层面帮助相关国家。譬如12月3日,以视频方式举行的中国-拉共体论坛第三届部长会议上,墨西哥总统奥夫拉多尔在致辞中说,“感谢亚洲巨人在抗击疫情方面对拉美地区提供的支持”。与此同时,委内瑞拉外交部长普拉森西亚表示,委方鼓励拉美地区其他国家支持中国发起的各项合作倡议,因为“它们符合发展中国家的共同需求”,“以平等共赢为原则,有助于加强多边主义”。

  在周汉民看来,全球经贸一体化与区域经贸一体化是当今世界经贸发展的两大潮流,是国际经贸一体化在两个不同层面上的发展形式。所谓全球经贸一体化,是指在以世界为统一的大市场里,商品的生产和流通将按市场的需要自由进行,资本、技术、劳动力等生产要素可自由流动,以实现资源在全球范围内的最佳配置,从而促进生产力的更大发展。所谓区域经贸一体化,是指在一些国家之间通过逐步削减货物、服务、投资和资本流动上的壁垒而达成的优惠安排,以利于相互间经济合作,促进经贸发展。

  周汉民认为,中国作为全球经贸一体化的坚定捍卫者,同时也积极参与区域经贸一体化。譬如2020年11月,中国与东盟10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签署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由此成就世界上参与人口最多、成员结构最多元、发展潜力最大的自贸区。然而,在周汉民看来,对中国来说,想要在区域经贸一体化上有所成就,光加入RCEP还远远不够。“今年9月,中国正式宣布申请加入CPTPP。”周汉民说,“只要想一想,‘脱欧’成功的英国,其并非太平洋国家,却也要申请加入CPTPP,可见CPTPP的重要性。”在周汉民看来,CPTPP有四“最”——最全面,最进步,最创新,最开放。譬如“最全面”,可以引领中国在国有企业问题、贸易与环境问题、数字经济问题、产业政策问题领域追随上时代。

  “如今中国纪念‘入世’20周年,我认为其中提出申请加入CPTPP就是最重要的纪念方式之一。”周汉民说,“但我们不应该为了纪念而纪念,而要为在这个新的历史起点上向前走。”从“入世”到申请加入CPTPP,周汉民认为,下一步中国要在三方面发力——

  第一,一定要有深入的全面教育,亦即全民普及CPTPP的知识。普及不是让所有人都成为区域经贸一体化的专家,而是让国人尽可能多的知晓中国加入这一重要的国际法的文件,为的是与世界进一步的融合。

  第二,中国要适应世界格局的变化,也能够适应世界格局的变化。当年申请“入世”时,中国刚改革开放不久,从1987年到2001年,这一阶段中国只有逐渐增多的几个经济特区。摸着石头过河,确实未必知道前路深浅。而如今,中国各地已经有21个自由贸易区。单以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来说,就是个可以试验、探索之地。经历一番探索以后就知道来的到底是什么“狼”,是否是与中国共舞的一种状态,中国又怎样让“狼”与自己共舞。

  第三,在整个申请加入CPTPP谈判的进程中,中国要不断地永不止息地改善营商环境,尽管中国的营商环境世界排名已经大大提升,但是营商环境只有更好,没有最好。

  当经济仍在较高速发展的中国,仍在全球经贸一体化与区域经贸一体化两个场域主动拥抱全球化,世界贸易的前景是全球化还是逆全球化,已经不言自明。人类的全球化之路,不会逆转。(主笔 姜浩峰)

------分隔线----------------------------